xyy---
tomorrow is going to be a good day with the wind.
 

       在珠海,从2月末到3月初,就像经历了冬天走到春天的历程,军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一天了。从军训刚开始每个人都想军训的时间过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,到现在差不多走到尽头,其实很多人已经开始不舍了吧,毕竟是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军训。^^

       军训之前,我们最期待的就是教官是个怎样的人,不知道他会不会(假装)凶神恶煞的对我们进行体能训练或体罚,还是阳光帅气的和我们聊天谈人生。事实证明,我们的教官同时兼备这两种特质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爱情,所以沧桑,根据知情人士透露,连长在军训的前两天和女朋友闹矛盾了,所以心情不好才会马不解鞍的对一排二排进行训练,怕一停下来休息就会想起那些伤心事。那时候对连长的印象就是严厉、不苟言笑,更有人说,连长是个好男人,希望他女朋友对他好一点,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慢慢与他接触后才知道教官是一个直性的人,简单来说就是为人正派,做起事来永远都是一副认真的样子,有时还带点傻^。^开过光的嘴有时候说话还是很老实,在我们面前总是正儿八经的说烂gag却还是能都逗我们笑;偶尔和老虎、启树教官拌嘴把自己兜进圈子里了就忍不住低着头放声大笑。我能说副营是个很可爱的大男孩吗??

       喜欢和连长唱反调是我们休息时间的一大乐趣。连长总是强调聆听很重要,想要跟我们玩游戏来证明这个道理,但我们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不跟着教官的套路走,使得他莫名其妙的就向我们介绍了“教官说”游戏的规则,然后开始了这根本停不下来的游戏,可我希望 教官永远都不要说“教官说,游戏结束”这七个字,尽管营长说,“我们是两条永远不相交的平行线,等这十几天过去了,你们想怎样就怎样,你过你的大学生活,我当我的兵,再见面你也可能认不出我。”可是没人喜欢离别,没人喜欢伤感,我希望时光的洪水不会褪去军训这十六天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十几天里,我们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,惹得教官、副营都被上头批了,特别是昨晚二十七连人没有到齐,搞到连长一直陪我们点名点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听到连长无力的说出一句"走吧"的时候,其实心里充满了愧疚和心疼,虽然你们口中说我们比赛无论拿了什么成绩,什么名次,你们都是无所谓的,因为不关你们事。但其实我们心里都认为,想要进前三只是想为连长您争一口气,为二十七连、为七营争光,因为我们是七营里团结的一份子!

       最后,我希望在剩下的五天日子里能做好自己,给自己给教官一个完美的军训回忆!爱你❤

        对了,二十七连连长叫林战,营长叫梁永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军训心得之wuli连长

评论
© xyy---/Powered by LOFTER